揭穿山甲贩卖潜规则:送饭馆前注水打兴奋剂

来源:  法制晚报
时间:2017-02-13

深读记者从国内多家法院了解到,由于穿山甲单价高,犯罪分子为给穿山甲增重或者保持卖相,向售往饭店的穿山甲体内注射米粉糊、涂料、水泥,甚至注射镇静剂、兴奋剂和防腐剂等。

9起案件中曝光,犯罪分子向饭馆、酒楼贩卖“注水”穿山甲已是业内潜规则!而穿山甲多半来自于广西。

穿山甲被列《中国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二类名录,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如非法收购、出售,或为食用而非法购买等涉嫌违法犯罪。

办案人员劝诫公众,犯罪分子向穿山甲体内注射各种物质已是行业潜规则,吃下这样的野味,“可能没补到,反而被毒倒了”。

警方查获的活体穿山甲

▲警方查获的活体穿山甲

警方查获的死体穿山甲

▲图为警方查获的死体穿山甲

警方查获的死体穿山甲

▲图为警方查获的死体穿山甲

典型案例

商贩向饭馆供货 为赚钱给穿山甲注水

不法分子使用的注射工具

▲图为警方破获的一起倒卖穿山甲的案件中,不法分子使用的注射工具

2016年11月26日,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对一起倒卖穿山甲案作出判决,被告人钟某被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罚金10万元。

法院查明,钟某伙同吴某(另案处理)在广西防城港市东兴区码头收购活体穿山甲27只,冰冻穿山甲3只以上,出售给他人。

被抓后,钟某供述:穿山甲都卖给饭馆,为了多赚钱,他们会给穿山甲“注水”。

钟某交代,吴某进购穿山甲后拿到钟某家中,两人一起向穿山甲体内注射渗水的米粉,然后由钟某卖出。

钟某说:“往穿山甲体内注射掺水的米粉,可以增重。一只穿山甲体内,一般会注射半斤左右的掺水米粉。”

被告人吴某被抓后供述,他在广西防城港东兴区码头了解到有人卖野生穿山甲,跟钟某商量后开始合伙贩卖。两人一起去码头买了三只活的穿山甲带回钦州,“400多元一斤买过来,带回浙江450元一斤卖出,每斤赚50块钱。”

并非个案

穿山甲“注水”是行业潜规则

揭穿山甲贩卖潜规则:送饭馆前注水打兴奋剂

揭穿山甲贩卖潜规则:送饭馆前注水打兴奋剂

深读记者随后从多家法院获悉,犯罪分子向饭馆、酒楼贩卖“注水”穿山甲,不是孤例,而是一直以来就存在的潜规则!而穿山甲多半来自于广西。

湖南省茶陵县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黄某通过胡某以850元每斤的价格购入3只穿山甲,之后用注射器将“淮山米粉”从穿山甲的嘴里打入以增加重量,然后以900元每斤的价格出售。办案人员称,黄某的上家胡某等人,在湖南当地做穿山甲生意“很有名气”。一上家姚某常年居住在云南,在中缅边境收购穿山甲,经广西东兴市流入湖南。

深读记者发现,在湖南益阳市赫山区法院审理的案件中,被告人孙某交代,2011年11月至2014年9月,其从湖南做穿山甲生意“很有名气”的姚某等人手中以每斤240元至980元不等的价格收购穿山甲发至北 京销售,共计收购、运输、出售穿山甲制品4634.96斤,交易总金额153万余元(未包括37只死体穿山甲的交易金额89020元)。2013年4月至7月,孙某以400元每斤的价格,先后向北京京深海鲜市场摊贩张某销售穿山甲9只。为掩人耳目,在双方交易账单上,穿山甲用“甲、特甲”表示。

浙江衢州市柯城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做野味生意的占某交代,他给员工制定了工作流程:穿山甲运回仓库称重后,必须将米粉调水后定时喂食穿山甲以增重。警方查获的账本显示,占某共收购完整穿山甲342只,其中绝大部分已经出售,平均每斤价格超过1300元。

南京市鼓楼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被告人汤某等人非法进购、出售穿山甲近百只。办案人员了解到,只要货物一到,犯罪分子立即在仓库里对野生动物注水增重,然后分类包装。

深圳市罗湖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警方当场查获穿山甲活体17只,同时起获了黄色米糊2盆、注射器2只。

丧心病狂

注射涂料、水泥

镇静剂、兴奋剂、防腐剂

揭穿山甲贩卖潜规则:送饭馆前注水打兴奋剂

揭穿山甲贩卖潜规则:送饭馆前注水打兴奋剂

深读记者了解到,在非法销售穿山甲的“江湖”中,向穿山甲体内注射水、米粉糊,都算是“善良”之举。更有甚者,会向穿山甲体内注射刷墙的涂料、水泥,打镇静剂、兴奋剂以及防腐剂。

广东从化市法院审理的一起系列案件:警方突查时,发现活体穿山甲58只,死体穿山甲60只。查抄窝点时,警方发现仓库内胡乱摆放了几十瓶化学用品类的东西。

被告人交代,为了稳定动物情绪,在运输途中会给它们打镇静剂;到了市场上,为了卖相好,就打兴奋剂,显得生猛;如果是死体,则会打防腐剂;为了增重,会往动物身上打米浆甚至石灰水。

一位办案人员介绍,如果只是单纯注水,增重不会太多;如果注射米浆、石灰水,增重更多,卖的价格也自然上去了。

海口市美兰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梁某、陈某从广西购入穿山甲在海口交易,出售时和员工一起将米粉或刷墙涂料调水后,用灌肠器灌入穿山甲活体内,或用注射器往穿山甲死体中注水。

云南森林警方侦破的一起案件:陈某给穿山甲注射大量麻醉镇静剂,并且用自制高压水枪往活体动物体内注水以增加重量,致使这些动物体内产生大量异常毒素无法排出,成活率极低。

湖南湘潭市森林公安局侦破的一起案件:嫌疑人交代,他们从广西等地购进穿山甲,卖给餐馆。为了多挣钱,他们事先准备好一个盆、一支金属注射器和一根皮质导管,然后掰开穿山甲的嘴,将导管插进穿山甲胃里,用注射器往导管里灌玉米粉、奶粉,甚至水泥、砂子,增重1至3.5公斤再卖出。穿山甲进价每斤约700元,卖价每斤为1000元。

办案人员提醒

吃野味没补到反而先被毒倒

办案人员表示,为了经济利益,犯罪分子向穿山甲等“野味”体内注射各种物质已是行业潜规则。食后这样的“野味”,对人体存在潜在危害,“吃下这些野味,可能没补到,反而先被毒倒了。”

深读记者了解到,注入不同物质的穿山甲,肌肉会腐烂,有些穿山甲看着是活的,但内脏已经腐烂。很多穿山甲即使活着被解救,之后也会不治而亡。办案人员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不吃穿山甲等野生动物,既保证了人类身体健康,又给它们留了一条生路。

相关新闻

中移动高管穿山甲野味店里受贿

深读记者独家获悉,2017年1月16日,广东省移动通讯公司东莞分公司网络调度中心总经理林玉辉,因受贿罪,被广东省东莞市中级法院判处2年1个月。

法院查明,2009年至2013年期间,被告人林玉辉利用职务便利,在与京信通信系统(中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的业务往来过程中,为京信通信系统(中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谋取利益,分三次收受该分公司总经理蒙某送的好处费40万元。

据行贿人蒙某交代,他的公司,客户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移动广东省分公司。为了扩大公司在东莞的业务,蒙某在每年春节前都会给林玉辉送钱。

蒙某说,每次送钱都约林玉辉吃饭,其中包括一家“比较偏僻的吃穿山甲的饭店”,每次都是两人单独吃饭,喝点酒,然后他给对方钱。

美食掌门网(www.meishiwang.cc)成立于2015年,致力于中华饮食文化的传播与建设,创建汇聚天下美食达人的平台。民以食为天,美食掌门网传承饮食文化,汇聚天下美食达人,提高中国软实力,共建美好明天。

相关阅读

到国外吃穿山甲事件表明,追责不应该止步于公司内部处理,有关部门应该主动介入调查,依法追责,彻底堵住一些人跑到国外吃野味的侥幸心理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帖称,包括北京在内的多个城市里,不少药店在公开售卖炮制过的穿山甲片。而根据相关规定,所有含穿山甲片原材料的成药和产品须在其最小销售单位包装上加载“中国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管理专用标识”。

6月2日,南宁海关开展“守护者”打击珍贵动物及其制品走私专项行动,一举摧毁了一个境外揽货、广西中越边境走私进境、中国国内非法运输以及市场销售的特大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走私网络。

最多一次交易穿山甲上千只,贩卖巨蜥、穿山甲、熊掌、狮子肉等国家一级、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涉案总价值超亿元。昨天下午,涉案人员近百人、涉案金额超亿元、作案范围蔓延至浙江及上海、江西、广东等地的一张收购、运输

原本与人无涉的穿山甲,究竟是如何一步步沦为盘中餐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英雄,第一个吃穿山甲的人却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言以蔽之,将穿山甲推上餐桌的终究还是贪婪的人心。

17日,记者从浙江省诸暨市人民检察院获悉,当地某餐厅把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做成菜肴出售,日前涉案餐厅老板张艳(化名)、陈刚(化名)一审获刑,判处张艳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5万元;陈刚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

大家都知道大熊猫很珍贵,但你可能不知道,其实我国土生土长的中华穿山甲早在2014年就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定为极度濒危,而大熊猫在2016被降级到易危。这意味着中华穿山甲比大熊猫还要珍贵,很多人吃是为炫耀。

1月3日下午2点过,在绵阳市区一间冻库内,绵阳市森林公安局的民警们对“10·10”案扣押的证据进行了清点。拉开铁制大门,走进-17℃的冻库,成堆的野生动物死块令人触目惊心,有熊头、熊掌、大鵟、猫头鹰、鳄鱼……这些都是“10

广西媒体日前曝光柳州一家餐馆出售穿山甲,并现杀现卖,熟客点菜用暗语对话。柳州市相关部门获悉后突查这家名为“神农阁”的餐厅,查获野味一批。当地森林公安局21日对该餐厅处以4000元罚款处,并将没收的野生动物进行放生处

在地下野生动物贸易中,以穿山甲、巨蜥、熊掌最受欢迎。经过各道贩运环节,呈上餐桌时已经变成天价了。比如穿山甲,在中越边境收购价格仅为几百元一只,可到了餐桌上,价格就高达近2千元一公斤,以一只穿山甲6-7公斤计算,仅一只穿

网友热评

添加表情 最多 300 个字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