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春天转战白酒市场 全国独家代理存疑

来源:  新京报
时间:2018-03-12

 

虫草第一股青海春天遭遇虫草风波两年后,3月8日公告称,公司拟以3385万元从关联方处收购西藏正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正库)持有的西藏听花酒业有限公司100%股权。

这是继发力广告后,青海春天又一转型动作。

西藏正库是青海春天的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的全资子公司,同时西藏正库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肖融为青海春天的实际控制人、董事,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青海春天披露,听花酒业立足于酒行业的业务开拓,目前已与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签署了二十年期的凉露酒销售合同。青海春天称,该合同是全国独家代理,采访时宜宾凉露酒业称仍在招商。

此外,新京报记者发现,宜宾凉露酒业的股东李蓉全、林晓莉二人还是“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极草药用)的董事,李蓉全是广东极草药用的股东。广东极草药用早在2015年就收购过青海春天旗下子公司深圳极草贸易100%股权。

青海春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此次收购听花酒业,是公司布局的新的业务板块。未来仍将坚持大健康行业板块,积极开拓酒业务板块,推进听花酒业的发展壮大,力争酒业务板块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对于和宜宾凉露酒业的关系,青海春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没有关联实质。

关联收购的听花酒业去年营收为0

成立仅8个月,是酒类经销商,已与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签署了20年期的凉露酒销售合同。

2016年3月底,青海春天主要的冬虫夏草纯粉片因政策原因停产。此后的青海春天,不得不走上了转型之路。

3月8日,青海春天发布相关公告称,拟以人民币3385万元收购西藏正库持有的西藏听花酒业100%股权。这是发力广告业务后,青海春天又一转型动作。

资料显示,西藏荣恩是青海春天的控股股东,持有青海春天48.12%股份,同时持有西藏正库投资100%股权,正库投资持有听花酒业100%股权。此外,正库投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肖融为青海春天的实际控制人、董事,此次交易构成关联交易。

听花酒业的业绩处于亏损状态。该公司2017年7月3日成立,截止到2017年年底,听花酒业资产总额为386.91万元,负债总额为1.15万元,公司股东权益为385.76万元,营业收入为0元,净利润为-114.23万元。

青海春天称,2018年1月17日,正库投资向听花酒业投入注册资金3000万元。公司与正库投资经协商,确定本次股权收购的价格为人民币3385万元。

青海春天称,听花酒业立足于酒行业的业务开拓,目前已与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签署了20年期的凉露酒销售合同,并已开展了前期的销售工作。青海春天表示,“凉露酒为首款专为吃辣而研发定制的新型酒”。

新京报记者发现,这款新颖的为吃辣而研发的酒,上市不足两个月。据“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的网站披露,2018年1月19日至25日,宜宾凉露酒的首批亮相在成都,并举办了3场大型“凉露媒体品鉴会”。

3月9日,新京报记者通过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披露的招商联系电话致电宜宾凉露酒,该公司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目前宜宾凉露酒只在成都、宜宾凉露酒的微信微店中有售卖。

记者进入凉露酒微店发现,截止到3月11日,凉露微店中只售卖有两款商品,分别是6瓶装的凉露酒和12瓶装的凉露酒;二者上线时间分别为1月25日、2月8日;售价分别为175元、348元。在出售情况上,6瓶装凉露酒目前销量为494件,12瓶装销量为179件。

青海春天与宜宾凉露酒业是何关系?

记者发现,宜宾凉露酒业的股东也是青海春天合作过的企业的股东。

新京报记者发现,宜宾凉露酒的股东同时还是青海春天的合作企业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

宜宾凉露酒,全称为“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企信宝资料显示,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2012年12月成立,由彭佑信、钟勇创立。2017年6月27日,李蓉全出资1470万人民币收购宜宾凉露酒。目前,宜宾凉露酒的股东为李蓉全、林晓莉二人。

同时,李蓉全、林晓莉二人还是“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李蓉全是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

据青海春天2015年公告,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在2015年以1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青海春天药用资源持有的深圳极草贸易有限公司100%股权。当时的审计数据显示,深圳极草贸易在2014年年度、2015年上半年分别亏损172万元、384万元。

当时青海春天披露,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是青海春天“控股子公司产品销售合作商”,且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与青海春天及关联方“在产权、资产、债权债务、人员等方面不存在关联关系。”

资料显示,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原法定代表人为康瑞鑫,其同时是春天药用的合作方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

新京报记者发现,极草春天(北京)和青海春天一直有较为紧密的合作关系。2016年4月,青海春天将旗下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52项相关技术、专利,分别授权给极草春天(北京)科技等公司。此外,极草春天(北京)科技也是春天药用的北京合作商。

3月11日,新京报记者就宜宾凉露酒业与青海春天的关系采访青海春天。其相关工作人员称,宜宾凉露酒业和青海春天不存在关联关系,不存在上述二人代持青海春天关联方股权情况。

此外,其还表示,青海春天很多合作商当时基于业务、市场开拓的需要,经青海春天许可,企业名称里都含有“极草”字样,但并不存在关联关系。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一直都是青海春天的产品销售合作商,与青海春天均为客户关系。青海春天与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之间在过去和现在都不存在人员相互任职、持有股份的情况,是相互独立的法人实体。青海春天向广东极草药用资源科技有限公司出售商品、出售控股子公司股权,向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出售商品、有偿授权其使用有关专利,均为正常的商业业务往来。

独家代理的凉露酒仍在招商

宜宾凉露酒的公司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仍然在进行招商过程中。

青海春天对新京报记者称,听花酒业已经拿到了宜宾凉露酒的全国独家代理销售合同。

而宜宾凉露酒的公司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仍然在进行招商过程中。

为何宜宾凉露酒仍然在进行自主招商?

3月11日,记者对此采访青海春天。相关工作人员称,凉露酒的全国招商工作由西藏听花酒业有限公司负责开展,听花酒业通过商业谈判,在今年初获得凉露酒的全国独家代理。宜宾凉露公司不涉及全国销售代理招商业务。

其还表示,可以明确的是,只有西藏听花具备全国销售总代资格。

新京报记者发现,虽然和听花酒业签署了合同,上述微店的运营主体仍为“宜宾凉露酒业有限公司”。

对此上述工作人员称,最近青海春天正在与凉露关联合作公司系统梳理客服和销售的系统规范。

■ 回顾

广告业务已占营收六成

2016年2月,由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停止了冬虫夏草作为保健品的试点工作,青海春天子公司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企业”的资格和主要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青海省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身份先后被停止。当年3月,青海春天的冬虫夏草纯粉片停止生产。

“2016年3月底冬虫夏草纯粉片停产确实给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一度陷入困境。”青海春天回应新京报记者称。

此后,青海春天主要的虫草业务逐步转战境外市场。

3月1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海淀区翠微广场的“极草5X”专柜,该专柜属于极草春天(北京)科技旗下。专柜销售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专柜上并没有“极草5X”纯粉片产品的现货,如果购买该产品均需要从网上订购,通过澳门直邮拿到消费者手中,“在我们这里买,我们也是帮你从官网上订购”。

同时,青海春天迅速对战略规划和具体经营计划进行调整。2016年至2017年上半年,青海春天的广告收入快速增加。2017年上半年末,青海春天广告业务营收占比为61.74%,而在2016年,其广告业务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37%。(李云琦)

美食掌门网(www.meishiwang.cc)成立于2015年,致力于中华饮食文化的传播与建设,创建汇聚天下美食达人的平台。民以食为天,美食掌门网传承饮食文化,汇聚天下美食达人,提高中国软实力,共建美好明天。

相关阅读

为了弥补极草叫停损失,ST春天6种保健新品中的3种已经进入了国家食药监总局的注册申报流程中。但有业内人士质疑,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送审新品,很可能仍被监管部门严查,一旦新品不能获批,ST春天救市僵局将持续无解。

8月4日,青海春天发布2016年半年报披露,公司起诉“职业打假人”王海发布涉及极草产品的虚假信息,王海一审败诉。不过王海表示,当地法院裁决混淆逻辑,自己已提起上诉。

政策“黑天鹅”打击痛失主业之后,冀望重组挽救“败局”的上市公司青海春天,在筹划重组2个月之后,突然宣布重组终止。6月17日,上市公司青海春天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此前筹划的资产重组事项。

由于高度依赖“极草”系列产品,青海春天一直将冬虫夏草原草作为自身最直接的竞争对手,并极力“抹黑”。“极草”还从吃法、效果等方面贬低冬虫夏草原草。这种“损人利己”的宣传手段在当时引起了冬虫夏草原草企业的公愤

被一纸政令“叫停”主业后,青海春天于昨日发布了2015年年报,年报显示,在政策“黑天鹅”到来之前,公司经营已显露颓势,多项指标同比均有不同程度下滑。

虫草产品能否继续销售,已成为上市公司青海春天的“生死劫”。原定昨日举行的投资者和媒体说明会被延期,青海春天以一则公告表示,国家食药监总局的《告知书》将对公司生产经营带来重大影响并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股票将继

在先后遭到政策“封杀”、舆论质疑和监管问询之后,上市公司青海春天接连发布“利好”:药品生产许可证顺利到手、控股股东西藏荣恩通过授予经营权向公司“施以援手”。截至目前,这些信息能够对解决公司面临的危机产生多大

天价极草的生产销售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判定“死刑”后,昨天,主营业务是极草的青海春天发布公告再次叫板国家食药监总局,公告称公司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申请公开相关政府信息的议案》,但是截至

以天价极草为主营业务的青海春天在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极草生产销售后,4月1日又收到上交所的监管问询函,上交所对其信披是否到位等问题进行了质疑,并要求其于4月6日前必须回复相关质疑。

青海春天发布公告称,收到国家食药监总局告知书,该公司控股子公司冬虫夏草产品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产品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工作均已停止。昨天,记者在青海春天天猫旗舰店看到,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都已

在经过了两个月的停牌之后,3月29日晚间,上市公司青海春天的投资者们等来“噩耗”。29日22时,青海春天发布公告称,公司明星产品极草作为“综合开发利用优势资源的试点”以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品的试点工作均已被叫停。

日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发通知,叫停了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这意味着,包括青海春天、江中药业等在2012年被批准作为试点的5家企业将不能再把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生产销售。而这其中,以冬虫夏草制品“极

2月5日晚间,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青海春天)发布公告,首度回应了冬虫夏草产品“砷超标”情况,并对股民关心的股票停牌情况进行回应。

网友热评

添加表情 最多 300 个字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