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员的酸甜苦辣:有人让帮倒垃圾 对雨天又痛又爱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时间:2018-03-10

送餐把命都拼上,外卖小哥辛苦了

因为急着给顾客送餐,又打不开门,外卖小哥竟从2楼跳下摔伤,导致脑内出血与颅骨骨折。前不久发生在桂林市全州县的一则新闻让人深感意外——不就送个外卖,差点儿把命都拼上,至于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多名送餐员,试图了解这个群体背后的酸甜苦辣。

外卖员故事

一份“学历不限、经验不限”的工作

夜晚,送完外卖后,徐杰驱车回家。寒风呼呼从他耳边吹过,街灯还亮着,他身上的制服隐隐反射出亮黄色。他拿出钥匙,用手肘推开门,小心翼翼地把电动车推进房子。

这间出租屋位于广西北海市一栋老式的单元房内,是徐杰从路边贴的小广告中发现的,月租350元。尽管屋内散发着陈年气息,但入住一年来,徐杰已经逐渐感到习惯。深夜,21岁的他望着天花板,还是常常会想,自己是怎么被困在了这20平方米的空间里。

徐杰来自钦州市浦北县的一个农村,初三辍学后与父母一同去北海打工。这些年,他做过建筑工人,也当过货车司机。这些工作收入不高,而且基本没有假期。

2017年2月,在一家求职网站上,徐杰看到了美团网站外卖送餐员的招聘信息:工资5000~8000元每月,有五险一金、话费补贴、交通补贴、加班补助,关键是“学历不限、经验不限”,他立马点下了申请职位的按键。

第二天,徐杰收到了面试通知,老板简单地告知他工作注意事项,便让他上岗了。

花100元办了健康证,花2800买了辆电动车,领了工作服、安全帽、餐饮箱,看着黄澄澄的装备,徐杰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儿。

他的工资与工龄挂钩,没有底薪,工作第一个月每送一单得到4.5元,每工作多一个月每单多加0.05元,加至5.1元封顶,这也是美团为了留住送餐员设立的机制。

刚入职的徐杰“满腔热血”,效率高时工作10个小时能跑将近50单,开始第一个月赚了4000多元。在美团送餐员专用的手机App上,有一个每日单量排名,只有排名前50才能有显示。看着自己的名字排在第20名,徐杰有了一丝成就感。

没过多久,徐杰的一位朋友找到了他,知道送外卖能赚钱,也加入了送餐员的队伍。跟徐杰在同一站点工作的同事,也大多是初中毕业,学历最高的是大专。

平日与朋友嘻笑打闹,但徐杰心里一直藏着个不敢说出口的“小目标”,就是搭上互联网快车自己创业,干过司机送过快递的他想在物流行业闯出一片天地。然而每月几千元的工资,他除了要应付日常的生活开支,大部分花在吃喝应酬上了。工作这么久,没攒下什么钱,也没什么人脉,他决定先打工养活自己。

负重的“自由”

以前给商铺老板打工时,时常被老板盯着,徐杰以为换了份没有老板监督的工作就自由了,却没想到客户和商家成了他的新“老板”。

“小哥,我心情不好,帮我在外卖袋子上画个老虎”“顺便提个垃圾下去吧”“来的路上帮忙买双筷子”……

面对让帮忙扔垃圾的客人,徐杰本来想说“凭什么”,停顿半秒钟后,觉得万一客户给差评,自己今天就白跑了,生生吞回了“凭什么”,吐出了一个“好”字。在美团外卖,只要送餐员得到一个差评,就会被扣50元,得到一个投诉会扣600元,得到两个投诉就会被辞退。现在,徐杰1个月工资在4000元左右,还是单量富足的情况下。

虽然遇到大部分顾客很友好,但偶尔也有人提出无厘头的要求。现在的他,如果遇到客户要求帮忙买东西,会先答应着,再说“买不到”。

根据《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数据》,2016年,外卖行业整体交易额达到1300亿元,2018年将攀上3000亿元规模。

在这庞大数据的背后,隐藏着一场顾客、送餐员、商家三者之间的时间拉锯战,也逼着送餐员上演了“速度与激情”的飙车戏码。

“系统给你派送新任务,快点行动吧,注意安全哦。”接到通知后,美团外卖广西南宁市一服务站点的外卖送餐员林强心急如焚。

晚上7点多是外卖高峰期,考虑到外卖送达时间可能延缓,林强打电话与客户沟通。

“为什么啊,你赶紧给我送过来。”客户语气里充满了不满。

实际上,美团服务平台的预估送餐时间从客户下单后开始算起,包括商家出餐时间及外卖配送时间。“饭点时,商家出餐多、出餐慢。有时平台预估送餐时间30分钟,商家出餐时间就用了20多分钟。”外卖员林强苦恼地说,“急的话只能飙车过去。”

“10个送餐员9个都在闯红灯”,徐杰说,吃饭高峰期派单量一般会很多,一个人一次要送5~10单,在一些特殊情况下,例如系统定位出错、堵车,情况就会更糟糕。

雨天让他们又痛又爱

在倡导体验式新经济的环境下,送餐员的自身权益却时常得不到保障。

徐杰曾经就差评申诉过,但并没有用,因为顾客给的理由是“送餐员服务态度差”。一旦他们给了这个差评,送餐员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冤枉的是明明准时把餐送到,客户收到餐后什么也不说,“啪”的一声就把门甩上了,到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送餐员感到的不公平不仅出现在评价易、申诉难的差评制度上,还体现在劳动权益保障上。

去年8月,一张暴雨中浑身湿透的外卖小哥被催单的照片引发网络热议。拍下这张照片的网友形容,当时他看见这名在躲雨的外卖小哥接到客户的催单电话后,一面解释一面走出台阶,刚出去又缩了进来,狂风卷着暴雨砸向头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钻进了雨里,背影看了让人心酸。

对于外卖送餐员而言,雨天既是他们的“心头痛”,也是“心头爱”。27岁的林宝是南宁的一个送餐员,他告诉记者,一般来说,雨天会接单比较多。今年1月的第一个周末下了冬雨,他共送出100多单外卖,比平时多出十几单。

南宁冬季的雨天是湿冷的,林宝送外卖时手总会冻得通红。有一次他开过湿漉漉的地面,准备到道路转角处,因为没握紧车头,差点摔了一跤。和自身的安危相比,他更在乎的是外卖会不会被摔坏或淋湿。

工作8个多月,林宝只得过一次雨天补贴,“是手机系统自动跳出来的,一单加了1.5元。后来就没得过了”。

当记者就此事向南宁市一送餐服务站点负责人询问时,他回应说,福利补贴都是总部管的,他也不清楚。他表示,除了送餐员自己每天上交1元作为保险费及高温补贴,加班补助、话补等补贴都是时有时无,也没有五险一金。

“毕竟是给人打工的,我们怎么知道呢?”在另一家外卖公司工作的送餐员杨辉也表示自己没有五险一金,今年冬天本来每单2毛钱的低温补贴也莫名被取消了。

许多外卖公司仅与送餐员签订劳动协议而没有正规的合同,当出现拖欠工资、受工伤等情况时,送餐员难以维护个人权益。

在公司劳动保障缺位的情况下,打工者自我保护意识的薄弱,也是权益受损的关键因素。

“有钱赚就够了,管它什么规定。”入职那天,徐杰和一群新人进入办公室签订协议,他想都没想就按下了手印,签了字,也没有看上面具体列出了什么条款。

被问到将来的打算,徐杰不假思索地说:“这工作日晒雨淋的能干多久呢?老了之后的事情等老了再说吧。”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送餐员为化名)

美食掌门网(www.meishiwang.cc)成立于2015年,致力于中华饮食文化的传播与建设,创建汇聚天下美食达人的平台。民以食为天,美食掌门网传承饮食文化,汇聚天下美食达人,提高中国软实力,共建美好明天。

网友热评

添加表情 最多 300 个字
匿名